——BIM是什么?BIM能做什么?我们用BIM做点什么?
  柏拉图提出人生的终极命题:我是谁,我从哪里来,要到哪里去。生而为人,面对拷问,手足无措。对于BIM从业者,同样面临关于BIM的拷问:BIM是什么?BIM做什么?我们用BIM做点什么?BIM灵魂三问,同样棘手。
  笔者无力回答,仅分别针对三个问题提出个人看法。

BIM是什么

  被问及我是谁的时候,我们往往会回答自己姓名。同样的被问及BIM是什么,我们往往会回答我们常用的某软件的名字(reXXt,miXXtion,caXXa,arXXcad,tXXla……)。姓名不是答案,软件名亦不是。
  基于BIM的名气,我们会去度检索,这时度会告诉你BIM就是字母BIM,是Building Information Model,或者Building Information Modeling,Building Information Management。大家玩坏了M 但是BIM仍在百里雾中。
  BIM的认知关键在于M。首先, M与三维模型和图形建模过程没有任何关系,与工程管理更是八竿子打不着。进而,只有斩断M是三维模型的固有认知,才能真正了解BIM。事实上,M是对BI的补充,BI描述了一组建筑数据,而M强调这些数据是有机组织在一起的,BIM一道构成了有机组织的建筑数据整体。这组数据具备三维表达的能力,但是这种能力在名字中却未明确提及。
  BIM是什么?BIM是能够表现建筑本体,精心组织的建筑数据。在BIM体系内,数据是核心,三维只是一种展现形式(还有诸如图表、符号等其他各种展现形式)。
  但是这个答案会引出一个更加难以回答的问题:BIM的边界在哪里。站在功利主义角度,不同的人总是希望BIM涵盖其所关心的业务内容。在工程界BIM总是有成为数据大熔炉的趋势,但是,数据组织的无序,很容易使BIM退化为BI。站在学术角度,BIM的边界界定涉及到建筑的概念边界,更加难以回答。

BIM做了什么

  BIM诞生以来,便在管道综合环节的碰撞检测上,发挥了巨大作用,将施工问题消灭在摇篮里,挽回了巨大的工程损失。但很遗憾,首功不归BIM。原因很简单,碰撞检测是三维模型的本领。换句话说,只要愿意,可以基于任意的模型工具实现碰撞检测功能。我们愿意把首功推给BIM,只是因为BIM利用其三维特性,并实现了碰撞检测能力。使计算机参与到了传统建筑领域的基于图形的配合过程,形成了针对建筑的杀手应用。
  BIM究竟做了什么?
  BIM诞生之前,建筑信息的核心是图形,建筑工程的核心是图纸和数据。计算机的能力被局限在绘图和文字数据处理之上(文员级的计算机辅助)。而图形与建筑,图形与业务,图形与信息的复杂联系全部依靠人的智能。因此,建筑行业飞速发展的年代,从业者经历了无数的不眠夜。
  BIM诞生以后,建筑信息的核心变成有机的数据表达,数据与业务,数据与数据,数据与图形在计算机内自由流转,有机关联。面向对象的数据组织逻辑,使数据成为工程思维的载体,而基于思维逻辑的沟通与配合是软件工程行业的特长(面向对象、UML、RUP等)。因此BIM使计算机技术有机会发挥更大价值(软件工程级的计算机辅助)。

BIM是什么.jpg

  BIM确定了以人类思维模式组织建筑数据的基本逻辑;保留数据的几何表现力,满足人类对物理空间的认知需求;从思维和空间认知两个层面,帮助人类认知建筑;从语言和图形两个角度,促进建筑工程行业的沟通与协作。
  在更实用的角度,BIM实现了数据到建筑思维的连接,让建筑思维寄托到计算机基础设施之上,促进建筑工程行业升级

(当下)我们用BIM做点什么

  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,我们在用BIM做点什么的同时,一定会思考这个过程中我们能够得到什么。
  如果你有明确的业务导向,并且清楚BIM能在业务中发挥的效用,那么恭喜你,你是幸福的。因为你已经有了明确的答案,而且你一定会在BIM应用中得到丰厚回报。
  如果没有业务导向(基于BIM产品研发工作,如初创公司或产品经理),一定要小心。因为,盈利性公司的产品回报主要来自于对客户业务的促进。而BIM本身是技术命题而非业务命题。脱离业务的BIM创业和BIM产品,可能从起心动念那一刻就是不准确的。
  在此,笔者提供三个泛化业务方向供大家参考,分别是可视化协同资产管理

可视化

  可视化和BIM是共生的,BIM诞生之际就已经实现了可视化。这里的可视化指代从建筑设计环节向建筑工程其他环节的延伸。不可否认当前BIM可视化在诸多环节做出了卓有成效的业务尝试(BIM4D和BIM5D),同样付出了较高的代价(原来的轻量级管理,数据驱动业务;现在部分项目的重量级管理,业务拖动数据)。从目前BIM可视化在项目中的应用覆盖率(较低)和覆盖项目类型(大型标杆型项目)来看,笔者认为目前存在BIM被过度可视化的嫌疑。如果建筑工程行业是充分市场化的,在成本和收益的驱动下BIM可视化最终会回归理性平衡。

协同

  BIM协同产品对协同有两大技术处理方案:基于数据的协同基于工具的协同,均很难实现产品盈利
  基于数据的协同,通过构建BIM数据中心,解决数据源与数据中心连接,数据中心与多方工具连接的问题,实现产品价值。基于数据的协同工具本身解决数据问题,屏蔽了不同项目的业务差异,容易实现产品化。同样因为切离业务,导致无法实现工程终端盈利(看天吃饭)。在当下BIM行业应用没有多点(不同软件开发商的不同BIM应用产品)开花的情况下,BIM数据协同产品盈利难度极大。
  基于工具的协同,同样构建BIM数据中心,但是数据只进不出(貔貅),通过基于数据中心的工程应用实现盈利(自持项目服务或建设二次开发合作生态)。但是,涵盖终端业务,导致应用直接受到项目差异性的冲击(不同的需求,不同的项目分工,不同的产品使用习惯,不同的管理权限等)。在项目软件服务是明显的买方市场,终端产品无法产品化。甚至很难将项目开发边际成本控制到80%(抽取20%的通用性)。而BIM项目管理覆盖率低,付费意愿低,回款周期长,用人需求波动大,公司经营极大的推高了项目的机会成本。没有持续稳定的项目来源,很难实现企业盈利。
  此外,BIM数据中心的大数据应用的盈利模式非常不明朗,短期内无法成为有效盈利来源。进而,BIM数据被BIM设计工具绑架,高占有率的设计工具对通用的透明数据格式有天然排斥(将自己的建筑工程整体解决方案市场化,如reXXt,naXXks,forge,BXX360软件体系),软件商在数据导出上的有所保留提高了BIM协同工具的技术难度。

资产管理

  资产管理是笔者看来当下最有希望的盈利方式。建筑的价值极高,建筑资产托管与运营,智慧城市市场火热。而且底层都需要有机组织的建筑数据的支撑。建筑资产的持续年限极长(50+),在软件寿命低于资产寿命的情况下,特定软件工具的使用,极大的提高了资产管理风险。因此,基于通用透明建筑数据组织形式,脱离特定工具的BIM(openBIM)成为必然。X交建,铁路XX联盟,X达已经积极的参与到国际openBIM的标准制定工作中去。
  虽然,资产管理的长期盈利模式尚不清晰,BIM技术需要进一步探讨。但是随着互联网巨头的积极尝试(如XX新区规划建设BIM管理平台项目由X里联合中标,已经证明了X里涉足资产管理运营市场的雄心,并将CIM作为产业布局的起点),不远的将来,在资产管理应用领域,BIM一定能够实现重大突破。